欢迎来到 - 安宁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短文 > 生活常识 >

打败赌

时间:2019-01-11 22:21 点击:
平凡的人各有各的平凡 而天才则基本上都一样 早慧 记忆力强 数学好 几乎是金融投资市场里所有天才的共性 量化投资教父——爱德华·索普 EdwardThorp 也是如此 可

  平凡的人各有各的平凡,而天才则基本上都一样。

  早慧、记忆力强、数学好,几乎是金融投资市场里所有天才的共性,

  量化投资教父——爱德华·索普(Edward Thorp)也是如此。

  可能你没听说过他,但看了他的故事以后,你会说——这么牛逼闪闪的人物,应该早点认识他。

  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1932年,索普出生在芝加哥一个普通的复原军人家庭中。

  三岁之前,他都不会说话。

  直到在三岁那年,他们一家在逛商场时,几个人从电梯里走出来,

  其中一个人问道:“那位先生去了哪里?”

  索普回答说“噢,他去买衬衣了”。

  从那一刻开始,他彪悍的人生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这位老哥从小就表现出与生俱来的数学天赋,不到三岁半他就能数数从一数到一百万;七岁不到就能心算出一年有多少秒。

  而孩童时期的他,理财头脑更是无与伦比。

  八岁那年他就知道从一个街区外的商店里买来5分钱的饮料套装拆成六杯,以一杯一美分的价格卖给在家门口施工的那些口渴难耐的工人;后来跟着堂兄去玩黑帮的赌博机,不用多久就掌握了通过控制摇杆增加胜算的方法。

  而真正首先激发起他交易兴趣的,则是在十五岁那年的一次与老师的闲聊中。

  只见老师一杯酒下肚,叼起一根雪茄,向还是青涩少年的索普谈起了他当年在拉斯维加斯输得精光的惨痛经历。

  老师语重心长地告诉他,赌场的庄家是不可战胜的,珍惜生命,远离赌博。

  但是作为一个从学霸加天才,怎么能信这个邪呢。

  自此心中就暗暗与各种赌博游戏较上了劲。

  一篇论文惊动黑帮大佬

  1958年,还在UCLA读研究生的他迫不及待地坐上了开往拉斯维加斯赌场的车。

  当然这一次去也是有备而来,他之前看到一篇有机会赢且几乎不输钱的论文,便做了一套21点基础策略试试手气如何。

  第一次进入赌场的最终结果当然还是输钱了,但也并非一无所获,他发现运用这一基础策略,自己小小的十美元竟然能撑好几个小时,换做是其他来赌场碰碰运气的小伙子可能不到十分钟就数得一干二净。

  这让他更加相信,通过数理计算的方法战胜庄家是完全可能的。

  这一次的“赌场失意”彻底激发出了他心理的那股韧劲,他开始了废寝忘食的研究工作,茶不思饭不想的他几乎忘掉了其他一切事物,以至于岳父岳母来家里做客时,他都忘了去接待,关在屋子里始终没有出来,当妻子终于忍不住爆发踹开了房门时,才发现他一直呆在自制轮盘赌模型旁一遍遍扔着小球,想要找到最佳的扔球算法。(奉劝各位兄弟可千万别学,不用两分钟你就凉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1959年,杰作《21点制胜策略》出炉,在著名信息学之父香农的完善和推荐下,他的论文终于得以在《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上发表。

  那时候,他已经是麻省理工的一位人民教师。

  刚发表时并未有过多反响,毕竟象牙塔里的老头们对赌博和挣钱并不是很感兴趣。

  但是在例行的报告演讲上,本以为只有四五十人出席的会场竟然黑压压坐满了三四百人,其中不乏一些有名的记者。

  对这一研究成果感兴趣的当然不仅是媒体,他甚至惊动了黑帮大佬

  当他下班回到家,看到一辆凯迪拉克停在家门口,一位小弟簇拥,佳人左拥右抱的黑帮大佬跟他打招呼时,他第一念头竟然是已经开始考虑自己的文章是不是断人财路,引人寻仇。

  不禁感到一阵脊背发凉,想要拔腿就跑。

  “别慌,索普先生,我们是来给你赞助的。”

  自此,索普开始走上了真金白银的博弈生涯。

  赌场老板都想弄死他

  1961年的春天,带着黑帮大佬赞助的启动资金,胸有成竹的他再次杀回拉斯维加斯的赌场。

  短短三天他就已经将1万美金翻了两番。

  连续的赢钱引起了赌场老板的注意,刚开始赌场怀疑索普在出老千,但是几个盯梢的小弟左瞄右撇,愣是没有发现可疑之处,一时间竟然找不到任何理由将他们赶出去。

  于是,赌场开始剑走偏锋,突然对他友好起来,邀请索普喝咖啡。

  毫无防备的索普欣然接受了。

  殊不知仅仅喝了两口咖啡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拿牌的双手,已经是抖个不停,逐渐神志不清的他勉勉强强地起身离开。

  但索普老哥心可不是一般的大,明知已经被赌场下药的他次日依旧回到了赌桌边,在拒绝了两位小弟递来的咖啡后,他镇定自若地继续开赌,并在短短两个小时内又挣了2500美元。

  终于,赌场坐不住了,几个身材魁梧的保安走了过来,凶神恶煞的表情仿佛要把他们一口吃下去:

  “你们赶紧滚蛋,这里不欢迎你们赌博!”几个保安恶狠狠地说到。

  “为什么不行?”

  “不为什么。”赌场老板发话了,他面无表情,但却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一丝杀气,两个保安也挥了挥手手中的警棍。

  他意识到此地不宜久留,赶紧带着同伴们离开。

  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殊不知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是他人生中最危险的时刻。

  在回家的半道上,他突然发现,一脚油门踩了下去后,就再也弹不回来,

  车突然加速了起来,在蜿蜒狭窄的陡峭山路上,车速到了将近130公里每小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藤原拓海在山道上极限飙车。

  车上的同伴们都吓呆了,眼看着飞速行驶的汽车随时有摔下山崖的可能,这个时候,恐慌万分的索普急中生智,他开始冷静下来,果断地降低档位,熄火,踩刹车,拉手刹。最终,车徐徐停下。

  等到路过的好心人帮他检修时,才发现汽车的拉杆已经被人为地锁住了:“嗨伙计,我从没见过这样的油门拉杆,你能开到这里还没掉下去,你命可真大。”

  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多年以后他才得知,不仅仅是这一次,由于自己的事迹和策略被广为宣传。

  1964年,终于坐不住的赌场老板们齐聚内华达度假酒店商讨对策,其中不乏用各种手段弄死索普的建议,但最终赌场老板们还是做了正确的决定,改变了赌场规则。

  毕竟这一方法已经逐渐被人们所熟知,简单粗暴地弄死人结果必然是得不偿失。

  不过也自此之后,索普开始逐渐对赌场失去了兴趣,一方面也是赌场毕竟江湖险恶,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这次没死,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另一方面既然已经证实了博彩在数理统计面前不堪一击,那就没有再去研究的必要,而华尔街可是世界上最大的博弈市场,那里的人要更聪明,各种玩法也要复杂的多,也有趣得多,何不去研究一番呢?

  带着这个好奇心,索普开始踏上他证券市场波澜壮阔的征途。

  搞出赚钱公式,比诺奖获得者还早好几年

  经过一个夏天的深入学习,他已经知道该如何分析市场了。

  在纵观整个市场后,敏锐的他意识到,权证市场的定价是可以用数学公式来预测的。

  权证是啥,小编在这里科普一下,简单来说,权证是一种凭证,权证持有人可以凭着它在规定时间内或特定到期日,按照事先约定好的价格向证券发行人买入或者卖出标的证券。

  前者称为认购权证,后者称为认沽权证。

  具体的操作如下图所示。      上图是最简单的模型了。

  但是,如果是现价100元,三个月后行权的105元行权价的认购权证,又应该如何定价呢?

  在现在,我们有期权理论和计算机去算出其理论价格,但是在当时市场没有人知道应该怎么定价。

  1块,2块,3块,随便了。

  傻乎乎的胡乱定价,让索普感到这显然是个大机会。

  但毕竟自己是初出茅庐还没有实战经验,几经波折他找到了学校里一位同样也是研究期权的专家卡萨夫,经过二人不懈努力,他们研究出了一套能够获得稳定收入的权证定价模型。

  当然这个模型还远远没有完善,但在当时普遍过高的权证定价面前完全是绰绰有余。

  一边卖空认购权证,一边买入对应股票,通过杠杆效应无限放大利润,两头赚钱,不要太爽。

  当然,追求完美的他并未像卡萨夫那样止步于原有模型和策略,要做就做到最好。小时候是学霸,青年时就横扫赌场,作为一个数学天才,怎么能容忍一个还不是最完美精确的模型呢?

  1967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从保罗库特的《股票市场的随机性质》中得到了一些想法,即若假设所有的投资者都能以无风险利率进行借贷,那么就可以得到一个简化的期权定价公式。

  而这个公式的等价形式,就是后来被奉为期权界圣经的布莱克-斯科尔斯公式(B-S公式)。

  该公式自1973年首次在《政治经济杂志》(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发表之后,很快就被刚刚开业的芝加哥期权交易所程序化输入计算机应用。

  该公式的应用随着计算机、通讯技术的进步而扩展,到今天,该模型以及它的一些变形已被期权交易商、投资银行、基金、保险等广泛使用。

  而该公式的两位发明人哈佛商学院教授默顿和斯坦福大学教授斯科尔斯也分别于1997年获得第29届诺贝尔经济学奖。

  当然,索普比这两位经济学家早发现了好几年,但他发现之后从未公开这一公式,而是闷声发大财,深藏功与名。

  自己开对冲基金,回报吊打标普500

  1969年,索普建立了自己第一个对冲基金普林斯顿/纽波特合伙公司(PNP),数年间,他开发的模型已经不再止步于权证市场,而是广泛覆盖到可转换债券、期权、权证以及优先股等市场中,通过模型分析并计算出最优的资产配置组合。

  在短短几年间就已经为自己的投资人挣取了高额回报。

  1969年到1979年,索普的对冲基金取得了17.7%的年化回报,而同期标普500指数年化回报仅为4.6%。

  索普深知,自己挣钱靠的就是市场的错误定价,一旦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公布,大家都使用了这个定价模型,那么跑偏了的市场就会被纠正,自己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当布莱克-斯科尔斯公式被公之于众后,索普陷入了沉思:随着时间的推移,市场会发现自己的定价错误,价格也将会得到逐步修正,那么在可预见的未来,赚取错误定价的利润,总是有到头的那一天。这可如何是好呢?

  想到这里,索普突然灵光一闪:

  自己的操作只是在这个市场中千千万万种挣钱方式之一,但是传统的技术分析和基本面分析也依旧有很多人在使用,其中也不乏大赚之辈。

  能挣到钱,理论上说必定在统计上有相对较高的累积概率优势,那何不如把他们的基本分析手段进行统计分析,寻找其中的机会呢?

  带着这一想法,索普开始埋头于其指标测试的研究项目中,寻找一些有预测能力的指标。

  像什么股息率啊市净率这些指标他测试了好几十个,最终他注意到,近期涨幅最大和跌幅最大的股票有点意思,涨的多的股票接下来倾向于跑输市场,而那些超跌的个股则有跑赢大盘的概率优势。

  是的,你没有看错,这就是我们常说的高抛低吸,但是并没有人知道这距离真理有多么的近——如果以等量资金卖空种类足够多的涨幅最大的那些股票并买入种类足够多的涨幅最小股票,投资组合内部的相关性下降会使得风险大幅度降低,最终理论上能够挣取到已经对冲掉整体市场风险的超额收益

  经过计算,索普发现这种市场中性策略在扣除交易成本后大约有20%的年化回报收益率。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并非所有的股票都会按照预想的那样运行,收购、停牌、意外行业/个股利空、利多消息最终会导致这一策略风险很高。

  因此,如何降低风险成为了索普千方百计想要解决的问题,但几年下来依旧没有进展。

  1985年,在公司一次惯例的招聘面试中,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的年轻人从门外走来,他神采奕奕,目光炯炯,眉宇间似乎有着傲然之气,一看就是 “骨骼惊奇,身怀绝技”。

  但刚开始面试时,这位老哥除了说自己曾经在大摩工作过外就再也说不出什么实质内容,当问到他到底在做什么时,他开始吞吞吐吐,闪烁其词,不愿意说出自己究竟做过什么。

  碰到这样的面试者,那索普当然是一脸不耐烦的神色。

  这位老哥察觉到了变化,于是终于也不再藏着掖着:      索普立即意识到这与他之前的想法基本相同,在听了这位面试者简短陈述后,他便直接问:      索普面无表情地说道,但内心却似有一万头羊驼奔过,既懊悔,又惊喜:“如此简单,我怎么就没想到!兄dei!你就是我们苦苦找寻的人才啊!”

  添加行业中性策略是相当关键的一步,由于股票市场里的个股普遍具备板块效应,某一行业出现基本面转暖或者板块内某一公司出现大幅利好,都有可能带动整个板块集体高潮,而下跌则相反。

  因此如果在一定时期内选取涨幅最大的股票和跌幅最大的股票,很有可能选到大量相同行业的股票。

  由于行业内部股票之间的波动相关性过强,对降低投资组合波动率显然是不利的。

  这也是为什么索普之前的策略虽然拥有高额回报,但是风险也过大的根本原因。

  很快,索普和这位年轻人也就是日后量化投资界的大拿之一格里班伯格迅速建立起深度合作,他们的这一方法被后世称为统计套利的策略。

  在短短几年时间就为他们的公司获取了高额收益,以至于班伯格在几年的时间内就挣到了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以至于对交易和挣钱失去了兴趣,很快他便退休了。

  美股崩盘他还能赚27%,合伙人却被FBI带走了

  时间来到了1987年,持续了将近5年长牛的美国股市正享受着市场上涨带来的前所未有的狂欢。

  道指也从1982年769点最低点一路涨到了1987年8月最高2736点,在五年的时间内美股就翻了超过3倍。

  索普运营的几个产品都可谓是如日中天。

  但就在此时,风险却悄悄降临,1987年8月后,美股陷入了滞涨,随后市场开始陷入调整,连续多日调整而不创新高的走势,最终使得市场开始恐慌,进入10月,股市开始加速下跌。

  1987年10月19日成为自1929年大萧条以来美股最惨烈的一天,黑色星期一。

  美股当日暴跌超过22%,股市哀鸿遍野,惨绝人寰,数以亿计的资产顷刻间灰飞烟灭。

  有人瘫软在交易所里,一蹶不振;有人捶胸顿足,抱头痛哭。有人面无表情,只说了一句“天台见”,便在纽交所一旁的大楼顶上纵身一跃。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索普的投资基金公司也未能幸免,在当日也遭受到了一定损失,但由于他们极强的风险控制和防御机制,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他们迅速恢复元气,1987年当年他的基金公司投资回报率依旧高达27%,大幅跑赢市场。

  但也正因如此,树大招风。

  在这轮暴跌当中倾家荡产的投资者群情激奋,纷纷要求政府找出导致暴跌的罪魁祸首,严惩“恶意做空美国黑恶势力”。

  那些在大崩盘前后净值却能逆势上扬的基金自然是首当其冲。

  索普本身并不喜好管理基金日常具体事务,因此在PNP公司建立之初就约定,他只管研究和具体的投资策略,而其他日常融资等具体事务都归其他合伙人管理,公司与其他资金提供方签订了什么协议,其实他并不是非常清楚。

  直到有一天,他正走出办公室准备泡一杯咖啡提提神继续工作时,突然看到玻璃门外,几个FBI特工突然冲出电梯,将隔壁办公室里的几个负责日常行政事务管理的合伙人一言不合就抓走了,他整个人都懵圈了。

  后来才得知,美国特别检察官鲁道夫朱利亚尼最终以诈骗罪起诉了他们公司。

  当然,他们的确存在违规操作,因为公司的的确确代持了德崇证券价值2500万美元的股票,当时德崇证券给予他们的承诺是以年化高于原价20%价格回购,这违反了当时的美国证券法。

  作为代持方,PNP公司的几名高管这一违规操作还是不足以被指控为诈骗罪,最终几个合伙人也都没有被送进监狱。

  但这么一弄对整个公司的业内声誉及人事管理打击非常之大,本身就不擅长管理的索普在经历了一段心力交瘁的时光后,终于选择关闭了PNP公司。

  揭穿麦道夫的庞氏骗局从此索普基本上只打理自己的基金账户,平常的时间做做研究和交易,偶尔会给一些老客户提供资产管理规划等咨询的帮助。

  在一次帮过去的大客户审核养老基金分配的过程中,他无意中发现他们投的一个基金业绩异常稳定,每个月都能得到1~2%的回报。

  索普看到这个数字,心里就开始犯嘀咕:

  这么6的吗,我玩了数理统计量化分析十几年,也找不到这么稳定的收益回报!你是怎么弄到的?

  于是他开始仔细研究起来,先看这个基金经理自己是怎么做的,这位老哥声称自己的策略是买一篮子股票,

  然后每只对应的股票买入一个执行价格略低于股票价格的看跌期权,卖出一个执行价格略高于股票价格的看涨期权。

  这样一来,看起来这是一个上有收益下则能够保底不会亏太多的策略。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的策略就会稳赚不赔,如果有一个月市场涨势强烈,那他的策略自然表现不错,因为他可以赚到看涨期权执行价格与买进股票时的差价,

  但是如果市场持续下跌,由于他购买的看跌期权行权价格低于股票买入价,所以他还是会有损失的。

  而由于他买的是一篮子股票,且每只股票的策略相同,若足够分散化,那么他的策略实际上是一个设置了较窄涨跌停板的指数策略,理论上并不可能得到完全对冲市场系统性风险而只赚取固定每月1~2%的收益——因为指数有上涨的月份,也会有下跌的月份,不可能每个月都赚钱。

  索普心中的狐疑越来越大,紧接着他又再度翻看了这家公司的交易记录,发现这个基金经理的操作记录就像股神一样,每一笔交易都完美避过了可能造成损失的下跌月份,同时也会避开大幅上涨导致高额盈利率的月份,剩下的只需要在恰当的月份做多或者做空标普500期货来平滑回报率而已了。

  看到这里索普不禁笑了起来,还有这种操作?

  兄dei要是你有这种择时操作水平干嘛还用这种策略,每个月区区1~2%的收益那还不够塞牙缝啊。

  在初次审核以后,索普就开始怀疑这个基金经理是个骗子,但仍未有确凿的证据,于是便详细地询问了客户,当他得知审计这家基金的会计师事务所也是基金经理的老朋友后,他更是嗤之以鼻,要求到这家基金公司实地调研,可是对方却将他拒于门外,说什么也不让他进门。

  这显然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真实写照嘛。既然你不让我实地调查,那么给客户的交割单总是有的吧,一丝不苟的索普竟然真的从客户手里搬来了几大箱交割单,一笔一笔地核查交易记录,发现大部分在交割单上“成交了”的期权在指定时间根本没有成交量,甚至交易日当天根本没有交易!

  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惊天的庞氏骗局。

  索普赶紧致电客户让他们尽可能快地悄悄撤出这个基金,并准备材料想要告发他们,但无奈当时的自己还在被PNP公司的官司麻烦缠身,再加上当时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这些事情根本不感兴趣,要把这些东西报告出来流程太多太过麻烦,最终还是没有将此事公之于众。而这个被他发现在搞诈骗的基金经理,就是史上最大庞氏骗局的始作俑者——伯纳德·麦道夫。

  其实麦道夫这位老哥根本没有做任何交易,就是在承诺稳定高回报率的同时用新投资者的钱支付给老投资者。

  在基金的营销模式上,它更像是一位造诣颇深的传销人员,

  手段也高明得多:

  利用人脉关系网树立口碑效应,并且适当做一些慈善活动将自己标榜成道德楷模,而故意营造神秘氛围使得别人对其敬仰甚至崇拜不已。

  最终,麦道夫受到包括证券欺诈、邮件欺诈、电讯欺诈、洗钱、伪造财务报表、作伪证在内的11项刑事指控,数罪并罚,最终被法院判处150年监禁,一代巨骗最终在监狱里度过余生。

  每当回忆起当年的经历,索普只是会微微一笑,那些令人感到不可思议的情景,在谈笑间不过是轻而易举的划过罢了。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位当年横扫股市,叱咤风云的量化大拿,也有老去的那一天。之后的索普也渐渐退出公众视野,与家人安享天伦之乐,一代巨擘就此落幕。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