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安宁阅读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作文 >

嬉戏头条︱戏如人生,总在乎离合悲欢

时间:2019-01-11 22:55 点击:
按照我们一路喜欢团圆的习惯,戏里安排离合的情节,大部分遵照合-离-合的经典路数。《白蛇传》如果演到“断桥”,那么是修好团圆的收场;如果演到“合钵”,就变

今天是2018年1月11日星期五

农历戊戌狗年腊月初六

欢迎收看嬉戏头条

擅长讲故事的人都知道,事件和情节,不是一回事情。我们假设“事件”是既定发生的,那么“情节”更像是一个意图,用来规定事件彼此间的关系,更重要的,它为的是切实地影响到读者、听众、观众接收这个故事式。

就好像小时候的语文课,写的那些个800字以内小作文,尊师嘱而使用顺叙、倒叙、插叙、补叙种种手段,又要对比、对照、首尾相应、先抑后扬……大概就是在训练我们的“编戏”能力吧。

无论过程,还是结局,力求牵动人心。

嬉戏头条︱戏如人生,总在乎离合悲欢

《锁麟囊》是个打动人的好故事呀

戏曲中出过千万个人物,讲过千万种传说,最后都可以写进“悲欢离合”四字之中。要是笼统地说起来,看戏也就是猫进这四字其中,真情实感地趟一遍嘛。

那么问题来了,这悲欢离合的戏码,该怎么安排才好呢?换成你我观众的角度提问,我们怎么去经历这场情感之旅呢?

嬉戏头条︱戏如人生,总在乎离合悲欢

按照我们一路喜欢团圆的习惯,戏里安排离合的情节,大部分遵照合-离-合的经典路数。

有一出典型而夸张,即《红鬃烈马》,薛王两人破阻硬气地结合,却天各一,十八年超长待机,终于等到团圆日子。也有人指出,这戏原本的结局并不皆大欢喜,王宝钏仍然保留着当初违抗父命的脾气。不过多数人接受了团圆的结局。

嬉戏头条︱戏如人生,总在乎离合悲欢

“武家坡”之后要“大登殿”继续团圆

在战事频发的年代,离乱令人猝不及防。像《白兔记》《拜月亭》这一类的戏,团聚的念想是其中的强心针。

大团圆戏的安排方式,受了“喜闻乐见”的影响,虽然被认为精神上不够悲剧而深刻,但在给人以安慰方面,又有实打实的效果。

而这种安排呢,有时可以随着剧本演出的方式产生变化。《白蛇传》如果演到“断桥”,那么是修好团圆的收场;如果演到“合钵”,就变成离散结局,好不悲伤;而一旦接演到“倒塔”,又有团聚的苦尽甘来了。

嬉戏头条︱戏如人生,总在乎离合悲欢

越是千辛万苦的,越要走向团圆

所谓中国戏剧的“离合环生”,《白蛇传》就比较典型。当然,即便《白蛇传》以“合钵”的骨肉分离落幕,观众十有八九大概也并不觉得这是世间绝大悲剧,谁还不知道雷峰塔终归要倒呢?我们站在团圆的全知视角上流下的痛别之泪,里面已经都滚着重逢的小希望了。

团圆收场的戏,外表热闹,由于符合观众的心理定势,内在反而朴素。往往是彻底的悲剧更为炽烈。

这就涉及到对戏中“悲欢”的体验。

嬉戏头条︱戏如人生,总在乎离合悲欢

《白蛇传》在反复离合中牵引人心

唐涤生的《帝女花》、梁祝的故事,属于决绝的悲剧结局代表。这两个故事把死亡放在喜庆的事件里,一个更显凄美,一个更显壮烈。“香夭”和“祷墓化蝶”总是经典,仪式感太强烈了,实在令人难忘。

悲喜同框,让我们的感官和内心,所受震动变得更大了。究竟“喜事”的背后会不会有些别的什么?只要我们想到,有时候,这种悲喜交融恐怕代表了某种人生真相,就不难理解真实的“戏剧性”并非等同凭空夸张造作。

嬉戏头条︱戏如人生,总在乎离合悲欢

到最后不再分悲喜

这种“悲喜同框”,在不那么悲壮的场合,也有它的用武之地。比如《小上坟》,在一个祭奠的日子里,迎来了团聚,其间岁月悠悠,戏谑而过,虽是喜剧调子,却耐人寻味;又如《锁麟囊》之“春秋亭”,在喜庆的日子里,关照了一个辛酸的人,唱词里有好些劝善劝德的话,在这背景下无形中也显得自然。

嬉戏头条︱戏如人生,总在乎离合悲欢

中国戏曲表达情绪,一般来说不太强烈,表演方法本身,也比较含蓄圆融。要说细水长流,终归不脱“悲欢沓见,离合环生”的故事脉络,无论恩爱情仇,各种题材,俱可以在这道山脊上起伏延绵。

话说,你也曾切身感受过它么?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